当前位置:顶点小说>其他综合>浮世绘> 8、运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8、运(1 / 5)

幸运与霉运是相生相克此消彼长的。

这个话早有定论,无论古今中外。易经里说,否极泰来,剥久必复,老子说,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伏。培根说,幸运并非没有恐惧和烦恼,厄运也绝非没有安慰和希望。

我第一次看见她,是在君悦的自助餐中心,她穿着一水儿的貂皮大衣。记住,是貂皮大衣,不是羊绒大衣配貂皮领。我当时也穿了一个貉毛领,可惜后来被证实是化纤仿冒的。我得知这个领子是仿冒的时候特生气,还跑到久光百货跟人吵架,说三千块钱买的衣服,标牌上写的是貉毛,结果却是化纤。虽然我不知道貉是什么动物。人久光百货的营业员特牛,白眼看看我说,这里随便一件棉缕都5000上,你三千块买件外套还想沾毛?我当时翻了翻附近衣服的标牌,也就拉倒。

而她,那身华贵的泛着幽幽荧光的长及膝盖的大衣,竟然是全貂皮的!她还那么胖呢!那得杀了多少只貂啊!

我见她的时候,她正从自己堆尖高的盘子抓了只打螃蟹脚啃。一面说自己胃口小,一面吃了一盘一盘又一盘,最后擦嘴说,都快走不动了。

我说,歇歇吧!别走了。等歇够了再动身,搞不好能熬到下顿晚餐的新菜上盘。中午咱才吃得是螃蟹,到晚上应该有波士顿龙虾。

她并不留恋地说,我得走了,我要去xx地方看儿子。我一惊,那个地方是很著名的看押犯人的地方。

我问她,怎么了?

她特别凄惶地说,儿子因打群架,误伤了人,其实那么多人,到底谁伤的都不知道,但对方就指着他,就把他给指认了。我不晓得使了多少钱去打点人,那年养的大闸蟹赚的钱全填进去了。

结果呢?

“结果还是被判了不少年。我走了,我这就去看他,免得天黑了赶不到地方。”

她是一个传奇人物,她的传奇让我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